熊熊生活小知识 科技 世界上仅存的三条大鱼(世界上最大的鱼是哪条鱼)

世界上仅存的三条大鱼(世界上最大的鱼是哪条鱼)

1、老人与海 为什么小说屡次写到圣地亚哥的梦,有什么含义?

   在海明威的小说《老人与海》中,有三次对主人公圣地亚哥的梦的描述。第一个梦是在圣地亚哥准备出海前的晚上做的梦。在这个梦中,他梦到小时候见到的非洲,梦与他的童年起来,使得他的梦充满了孩童的气息。孩童象征着生命力,活力,纯真,这正是老人的现在心境的象征。第二个梦是在大鱼上钩之后做的,此时老人已经近两天两夜的时间没有睡觉了。在第二个梦中,老人梦到了海豚,海豚在这里象征着老人内在的潜意识力量。第三个梦是老人鱼归来,在极度疲乏中睡去时做的梦。他真正希望在梦中出现的却是狮子,狮子象征力量。象征着人的圆满,一切都处于平静、和谐之中。
你是班的哪个同学
牛,我也是福民五三的
圣地亚哥是海明威笔下一系列硬汉形象的代表人物之一,他们身上都具有一种百折不挠的品质,无论在什么困难的击下,他们都有这样一条共同的信念:“人生来不是被败的,你尽可以毁灭他,但不可以败他。”而老人三次梦到狮子,这也是他超出其他硬汉子形象的地方,狮子象征着勇气,即使连续天没捕到鱼,即使与鲨鱼大战后带回的只是马林鱼的骨架,圣地亚哥在精神上仍旧没被败,他对未来还是充满了希望,他还有勇气去与命运抗争,还对未来充满了希冀。这是一种人潜意识的描写,也体现了海明威冰山原则的创作手法。
圣地亚哥是一多义词,是一个不确切的代称,是作者的一种理念,老人与海虽写的如临其境,但却未必是真的,是文作者的一种期盼、理想,寄予了其深深地如幻般的感受。
没有什么比战争更能暴露人性的脆弱,也没有什么比战争更能激发人性中的良善和人类专注于灵魂的反省。当两次几乎波及整个世界的大战结束后,人们一边注视着一堆堆枪炮留下的废墟,一边舔舐着灵魂深处的创伤。硝烟散尽,人类所需要的不仅是重建新的、更适合于大多数人福祉的世界新秩序,更需要有勇气重塑人类自身被战火践踏的尊严。在这种世界性的自我反省中,艺术家们往往是首先发出呐喊的一群,海明威便是这其中颇具代表性的作家之一,他在《老人与海》中成功的塑造了圣地亚哥这个硬汉形象,让人性的尊严在老人的身上迸射出耀眼的光芒。
硬汉圣地亚哥是海明威塑造的最后一位英雄,也是他一生塑造的硬汉性格的最后总结。《老人与海》写于年圣诞节后,这正是由于二战使西方世界的精神危机进一步加剧的时期。海明威这个时期的文学作品,在继续着前期文学的叛逆精神和创意的基础上,形成了一些新的特点:对现实的否定更加彻底,直面现实的世界和现实的人生,哲理思考也更加深入。圣地亚哥“重压下的优雅风度”是海明威的自身经历在艺术上的写照。海明威曾经参加过两次世界大战和西班牙战争,为了证明自己具有坚强的勇气与毅力,他赋予圣地亚哥以人性尊严和荣耀,即为了完成只属于自己的那项别人无法替代完成的任务,圣地亚哥一定要捕到一条大鱼。文中写到“他需要把这桩事进行到底”,“他认为如果一心想要做到的话,他能够败一切”。大海表面平静实际上却危机四伏,重重的险境考验着老人的信念。浩瀚的海洋,庞大的大马林鱼,凶恶的鲨鱼,恶劣的气候和多桀的命运都没有把这个孤单而老迈的硬汉征服。人性的危机并非来自于自然的环境,而是存在于人类的内心世界,只要拥有不被败的信念,人类就不会失却高贵的尊严。“硬汉”的形象熠熠闪光。
海明威曾怀着要亲临战场领略感受战争的热切愿望投入战场。对于一名作家来说,有战争经验是难能可贵的,这些经验为海明威的创作生涯提供了良好的素材;但是对于一个人来说,战争的残酷经历使得作者内心的挣扎和痛苦比其他人更加真实和剧烈。海明威不是单纯地讲述《老人与海》这个故事,而是揉进了自己的人生体验、情感和思想。海明威崇尚完美的人性:坚强、宽厚、仁慈,即使在人生的角斗场上失败了,面对不可逆转的命运,他仍是精神上的强者。海明威本人也是这样性格的人,因此他能将圣地亚哥这个人物刻画的得心应手。
当老人在海上英勇搏斗的时候,他屡次提到要是小男孩在就好了,在文章的最后,当老人梦见金色的海滩和狮子的时候,那个因为老人捕不到鱼而离开的小男孩又回来了,他已经作好了一切出海的准备。虽然老人已经年纪老迈,但是新兴的一代已然觉醒。

世界上仅存的三条大鱼(世界上最大的鱼是哪条鱼)插图

2、网上说世界上仅存的三条蛟龙被捕杀一条是真的吗?

   如果相信三条蛟龙,那么扑杀一条是真的,如果不相信三条蛟龙,那么捕杀一条也不是真的。
问一下 蛟龙 有多少条????

世界上仅存的三条大鱼(世界上最大的鱼是哪条鱼)插图1

3、<老人与海>桑地亚哥有一句名言:现在不是想缺什么的时候,该想一想凭现在的东西你能做什么。 作文,进来吧,

   他是个老人,独自驾了条小船,在墨西哥湾流捕鱼。出海八十四天了,连一条鱼都没有到手。前四十天,还有个男孩跟着。可是一连四十天都没捕到鱼后,孩子的父母就说,这老头真是晦气,倒霉透顶。孩子听从吩咐,上了另一条船,第一个星期就捕到了三条好鱼。看着老人天天空舟而归,孩子心里很难受。他常下岸去帮老人的忙,把成卷的钓线,或是手钩、鱼叉和缠在桅杆上的帆卸下船来。船帆用面粉袋过补丁,卷起来时,活像是常败将军的旗帜。
老人瘦骨嶙峋,颈背上刻着深深的皱纹,脸上留着良性皮肤肿瘤引起的褐色斑块,那是阳光在热带洋面上的反射造成的。褐斑布满了他的双颊,双手因为常常拽住钓线把大鱼往上拉,镌刻着很深的伤疤。不过,没有一处伤疤是新的,每个伤疤都像无鱼的沙漠里风化了的沙土一样古老。
除了一双眼睛,他浑身上下都很苍老。那双眼睛乐观而且永不言败,色彩跟大海一样。
“圣地亚哥,”他们从泊船的地方爬上岸时,孩子对他说,“我又可以跟你去了,我们已经挣了些钱。”
老人教会了孩子捕鱼,孩子很爱他。
“不,”老人说,“你在一条幸运船上,你可要待下去呀。”
“可是你记得吧,有一回你有八十七天都没有捕到鱼,可后来,一连三个星期,我们每天都捕到了大鱼。”
“我记得,”老人说,“我知道你不是因为怀疑我不行才离开的。”
……

读后感

“一艘船越过世界的尽头,驶向未知的大海,船头上悬挂着一面虽然饱经风雨剥蚀却依旧艳丽无比的旗帜,旗帜上,舞动着云龙一般的四个字闪闪发光——超越极限!”作者海明威是这样评价他的作品《老人与海》的。
《老人与海》塑造了一个经典的硬汉形象。古巴的一个名叫桑地亚哥的老渔夫,独自一个人出海鱼,在一无所获的天之后钓到了一条无比巨大的马林鱼。这是老人从来没见过也没听说过的比他的船还长两英尺的一条大鱼。鱼大劲也大,拖着小船漂流了整整两天两夜,老人在这两天两夜中经历了从未经受的艰难考验,终于把大鱼刺死,拴在船头。然而这时却遇上了鲨鱼,老人与鲨鱼进行了殊死搏斗,结果大马林鱼还是被鲨鱼吃光了,老人最后拖回家的只剩下一副光秃秃的鱼骨架。
海明威为什么没有让老人最终胜利呢? 用小说中老人的话来说:“一个人并不是生来就要被败的”,“人尽可以被毁灭,但却不能被败。”这就是《老人与海》想揭示的哲理。不可否认,只要是人就都会有缺陷。当一个人承认了这个缺陷并努力去战胜它而不是去屈从它的时候,无论最后是捕到一条完整的马林鱼还是一副空骨架,这都已经无所谓了,因为一个人的生命价值已在那追捕马林鱼的过程中充分地体现了。曾经为自己的理想努力追过、奋斗过,难道他不是一个胜利者吗?老渔夫就是敢于挑战自身缺陷及自己勇气和信心的胜利者。从世俗胜利观的角度看,老渔夫不是最后的胜利者,因为尽管开始他战胜了大马林鱼,但是最终大马林鱼还是让鲨鱼吃了,他只是带着大马林鱼的白骨架子回到了岸上,也就是说,鲨鱼才是胜利者。可是,在理想主义者眼里,老渔夫就是胜利者,因为他始终没有向大海没有向大马林鱼更没有向鲨鱼妥协和投降。就如音乐大师贝多芬所说“我可以被摧毁,但我不能被征服”。
人性是强悍的,人类本身有自己的限度,但正是因为有了老渔夫这样的人一次又一次地向限度挑战,超越它们,这个限度才一次次扩大,一次次把更大的挑战摆在了人类面前。在这个意义上,老渔夫桑地亚哥这样的英雄,不管他们挑战限度是成功还是失败,都是值得我们永远敬重的。 因为,他带给我们的是人类最为高贵的自信!
人生本来就是一种无止境的追。它的道路漫长、艰难,而且充满坎坷,但只要自己勇敢顽强地以一颗自信的心去迎接挑战,他将永远是一个真正的胜利者!

世界上仅存的三条大鱼(世界上最大的鱼是哪条鱼)插图2

4、五年级课文《坚定的锡兵》的叫啥???

   作 者:(丹)安徒生 于梅 改写
从前有二十五个锡做的兵士,他们都是兄弟,因为他们都是从一个旧的锡汤匙产生出来的。他们肩上扛着毛瑟枪,眼睛直直地向前看。他们的制服一半是红的,一半是蓝的,但是非常美丽。他们待在一个匣子里面。当匣子的盖被揭开的时候,他们在这世界上所听到的第一句话是:“锡兵!”这句话是一个小孩子喊出来的;他在拍着双手。这是他的生日,这些锡兵就是他所得到的一件礼物。他现在把这些锡兵摆到桌子上。 每个兵都是同一个模样,只有一个稍为有点不同:他只有一条腿,因为他是最后被铸出来的,锡不够用了!但是他仍然能够坚定地站在一条腿上,跟别人站在两条腿上没有两样。而且后来最引人注意的也就是他。在放着他们的那张桌子上,还摆着许多其他的玩具,不过最引人注意的一件东西是一个纸做的华丽的宫殿。从那些小窗子望进去,可以一直看见里面的大厅。大厅前面有几株小树,围着一面小镜子——这面小镜子算是一个湖。一些蜡做的小天鹅在湖上游来游去;它们的影子倒映在水里。这一切都是很美丽的,不过最美丽的还要算一位小姐;她站在敞开的宫殿门口。她也是纸剪出来的,不过她穿着一件漂亮的洋布裙子。她肩上飘着一条小小的蓝色缎带,看起来仿佛像一条头巾。这缎带的中央插着一件亮晶晶的装饰品——简直有她整个的脸庞那么大。这位小姐伸着她的双手——因为她是一个舞蹈家。她有一条腿举得非常高,高得那个锡兵简直望不见。因此他就以为她也像自己一样,只有一条腿。“她倒可以做我的妻子呢!”他心里想,“不过她的派头太大了。她住在一个宫殿里面,而我却只有一个匣子,而且我们还是二十五个人挤在一起,恐怕她是住不惯的。不过我倒不妨跟她认识认识。”

于是他就在桌上一个鼻烟壶的后面平躺下来 。从这个角度他可以看到这位漂亮小姐的全身——她一直是用一条腿站着的,丝毫没有失掉她的平衡。

当黑夜到来的时候,所有别的锡兵都走进了匣子;家里的人也都上床去睡了。玩偶们这时就开始活动起来:它们互相“访问”,闹起“战争”来,或是开起“舞会”来。锡兵们也在他们的匣子里吵起来,因为他们也想出来参加,可是揭不开盖子。坚果钳翻起筋斗,石笔在石板上乱跳乱叫。这真像是魔王下世,闹得不堪,结果把金丝鸟也弄醒了。她也开始发起议论来,而且出口就是诗。这时只有两个人没有离开原位:一个是锡兵,一个是那位小小的舞蹈家。她直直地用她的脚尖立着,双臂外伸。他也是稳定地站在一条腿上,他的眼睛一忽儿也没有离开她。

忽然钟敲了十二下,于是“”!那个鼻烟壶的盖子掀开了;可是那里面并没有鼻烟,却有一个小小的黑妖精——这鼻烟壶原来是一个伪装。

“锡丘八!”妖精说,“请你把你的眼睛放老实一点!”

可是锡兵装作没有听见。

“好吧,明天你瞧吧!”妖精说。
第二天早晨,小孩们都起来了。他们把这锡兵移到窗台上。不知是那妖精在捣鬼,还是一阵阴风在作怪,窗子忽然开了。于是锡兵就从三楼一个倒栽葱跌到地上来。这一下真是跌得可怕到万分!他的腿直跷起来,钢盔向下地倒立着,他的刺刀插在街上的石板缝里。保姆和那个小孩立刻下楼来寻找他。虽然他们差不多踩到他的身上,可是他们仍然没有发现他。假如锡兵喊一声“我在这儿!”的话,他们也就看得见他了。不过他觉得自己既然穿着军服,再高声大叫,是不合礼节的。现在天空开始下雨了。雨点越下越密,最后简直是大雨倾盆了。等到雨住以后,有两个野孩子在这儿走过。

“你瞧!”他们中间的一个讲,“这儿躺着一个锡兵。我们让他去航行一番吧!”

他们用一张报纸叠了一条船,把锡兵放在里面。锡兵就这么沿着水沟顺流而下。这两个孩子在岸上跟着他跑,拍着手。天哪!沟里掀起了一股多么大的浪涛啊!这是一股多么大的激流啊!下过一场大雨毕竟不同。纸船一上一下地簸动着,有时转得那么急,弄得锡兵的头都昏了起来。可是他立得很稳,面色一点也不变;他肩上扛着毛瑟枪,眼睛向前看。忽然这条船流进一条很长很宽的下水道里去了。四周是一片漆黑,正好像他又回到匣子里去了一样。

“我倒很奇怪,我会流到一个什么地方去呀!”他想。“对了,对了,这是那个妖精在捣鬼。啊!假如那位小姐坐在这条船里的话,就是加倍地黑暗我也不在乎。”

这时一只住在下水道里的大耗子来了。

“你有通行证吗?”耗子问。“把你的通行证拿出来!”

可是锡兵一句话也不回答,只是更紧地握着自己的毛瑟枪。
这条船继续往前急驶;耗子仍在后面跟着。乖乖!请看他那副张牙舞爪的样子;他对干草和木头碎片喊着:

“抓住他!抓住他!他没有留下过路钱!他没有拿出通行证来看!”
可是这激流非常湍急。在下水道尽头的地方,锡兵已经可以看得见前面的阳光了。不过他又听到一阵喧闹的声音——这声音可以把一个胆子大的人都吓倒。想想看吧:在下水道尽头的地方,水流冲进一条宽大的运河里去了。这对他说来是非常危险的,正好像我们被巨大的瀑布冲下去一样。
现在他已经流进了运河,没有办法止住了。船一直冲到外面去。可怜的锡兵只有尽可能地把他的身体直直地挺起来。谁也不能说他曾经把眼皮眨过一下。这条船旋转了三四次,里面的水一直漫到了船边——船要下沉了。直立着的锡兵全身浸在水里,只有头伸在水外。船在深深地往下沉,纸也慢慢地松开了。水现在已经淹到兵士的头上了……他不禁想起了那位美丽的、娇小的舞蹈家,他永远不会再见到她了。这时他耳朵里响起了这样的话:

冲啊,冲啊,你这战士,

你的出路只有一死!

现在纸已经破了,锡兵也沉到了水底。——不过正在这时候,一条大鱼忽然把他吞到肚里去了。
啊!那里面是多么黑暗啊!比在下水道里面还要糟,而且空间是那么狭小!不过锡兵是坚定的。就是当他直直地躺下来的时候,他仍然紧紧地握着他的毛瑟枪。 这条鱼东奔西撞,做出许多最可怕的动作。后来它忽然变得非常安静起来。接着一道像闪电似的光射进了它的身体,阳光照得很亮,同时有一个人在大声喊:“锡兵!”原来这条鱼已经被捉住,送到市场卖掉,带进了厨房,而且女佣人已经用一把菜刀把它剖开了。她用两个手指把锡兵拦腰掐住,拿到客厅里来——在这儿,大家都要看看这位在鱼腹里作了一番旅行的了不起的人物。不过锡兵一点也没有显出骄傲的样子。 他们把他放在桌子上——在这儿,嗨!世界上不可思议的事情也真多!这锡兵发现自己又来到了他以前的那个房间!他看到以前的那些小孩;他看到桌上以前的那些玩具;他看到那座美丽的宫殿和那位可爱的、娇小的舞蹈家。她仍然立在一条腿上,她的另一条腿仍然高高地跷在空中。她也是同样地坚定啊!她的精神使锡兵很受感动:他简直要流出锡的眼泪来了,但是他不能这样做。他望着她,她也望着他,但是他们没有说一句话。
正在这时候,有一个小孩子拿起锡兵来,把他一股劲儿扔进火炉里面去了。他没有说明任何理由:这当然又是鼻烟壶里的那个小妖精在捣鬼。锡兵站在那儿,全身亮起来了,同时感到一股可怕的热气。不过这热气究竟是从实在的火里发出来的,还是从他的爱情中发出来的,他就完全不知道了。他的一切光彩现在都没有了。这是他在旅途中失去的呢,还是由于悲愁的结果,谁也说不出来。
望着那位娇小的姑娘,而她也在望他。他觉得他的身体在慢慢地融化。但是他仍然扛着枪,坚定地立着不动。这时门忽然开了,一阵风闯了进来,吹起这位小姐。她就像西尔妃德一样,飞向火炉,飞到锡兵的身边,化为火焰,立刻不见了。这时锡兵已经化成了一个锡块。第二天,当女佣人把炉灰倒出去的时候,她发现这锡兵已经成了一颗小小的锡心。可是那位舞蹈家留下来的只是那颗亮晶晶的装饰品,现在已经烧得像一块黑炭了。
作 者:(丹)安徒生 于梅 改写
从前有二十五个锡做的兵士,他们都是兄弟,因为他们都是从一个旧的锡汤匙产生出来的。他们肩上扛着毛瑟枪,眼睛直直地向前看。他们的制服一半是红的,一半是蓝的,但是非常美丽。他们待在一个匣子里面。当匣子的盖被揭开的时候,他们在这世界上所听到的第一句话是:“锡兵!”这句话是一个小孩子喊出来的;他在拍着双手。这是他的生日,这些锡兵就是他所得到的一件礼物。他现在把这些锡兵摆到桌子上。 每个兵都是同一个模样,只有一个稍为有点不同:他只有一条腿,因为他是最后被铸出来的,锡不够用了!但是他仍然能够坚定地站在一条腿上,跟别人站在两条腿上没有两样。而且后来最引人注意的也就是他。在放着他们的那张桌子上,还摆着许多其他的玩具,不过最引人注意的一件东西是一个纸做的华丽的宫殿。从那些小窗子望进去,可以一直看见里面的大厅。大厅前面有几株小树,围着一面小镜子——这面小镜子算是一个湖。一些蜡做的小天鹅在湖上游来游去;它们的影子倒映在水里。这一切都是很美丽的,不过最美丽的还要算一位小姐;她站在敞开的宫殿门口。她也是纸剪出来的,不过她穿着一件漂亮的洋布裙子。她肩上飘着一条小小的蓝色缎带,看起来仿佛像一条头巾。这缎带的中央插着一件亮晶晶的装饰品——简直有她整个的脸庞那么大。这位小姐伸着她的双手——因为她是一个舞蹈家。她有一条腿举得非常高,高得那个锡兵简直望不见。因此他就以为她也像自己一样,只有一条腿。“她倒可以做我的妻子呢!”他心里想,“不过她的派头太大了。她住在一个宫殿里面,而我却只有一个匣子,而且我们还是二十五个人挤在一起,恐怕她是住不惯的。不过我倒不妨跟她认识认识。”

于是他就在桌上一个鼻烟壶的后面平躺下来 。从这个角度他可以看到这位漂亮小姐的全身——她一直是用一条腿站着的,丝毫没有失掉她的平衡。

当黑夜到来的时候,所有别的锡兵都走进了匣子;家里的人也都上床去睡了。玩偶们这时就开始活动起来:它们互相“访问”,闹起“战争”来,或是开起“舞会”来。锡兵们也在他们的匣子里吵起来,因为他们也想出来参加,可是揭不开盖子。坚果钳翻起筋斗,石笔在石板上乱跳乱叫。这真像是魔王下世,闹得不堪,结果把金丝鸟也弄醒了。她也开始发起议论来,而且出口就是诗。这时只有两个人没有离开原位:一个是锡兵,一个是那位小小的舞蹈家。她直直地用她的脚尖立着,双臂外伸。他也是稳定地站在一条腿上,他的眼睛一忽儿也没有离开她。

忽然钟敲了十二下,于是“”!那个鼻烟壶的盖子掀开了;可是那里面并没有鼻烟,却有一个小小的黑妖精——这鼻烟壶原来是一个伪装。

“锡丘八!”妖精说,“请你把你的眼睛放老实一点!”

可是锡兵装作没有听见。

“好吧,明天你瞧吧!”妖精说。
第二天早晨,小孩们都起来了。他们把这锡兵移到窗台上。不知是那妖精在捣鬼,还是一阵阴风在作怪,窗子忽然开了。于是锡兵就从三楼一个倒栽葱跌到地上来。这一下真是跌得可怕到万分!他的腿直跷起来,钢盔向下地倒立着,他的刺刀插在街上的石板缝里。保姆和那个小孩立刻下楼来寻找他。虽然他们差不多踩到他的身上,可是他们仍然没有发现他。假如锡兵喊一声“我在这儿!”的话,他们也就看得见他了。不过他觉得自己既然穿着军服,再高声大叫,是不合礼节的。现在天空开始下雨了。雨点越下越密,最后简直是大雨倾盆了。等到雨住以后,有两个野孩子在这儿走过。

“你瞧!”他们中间的一个讲,“这儿躺着一个锡兵。我们让他去航行一番吧!”

他们用一张报纸叠了一条船,把锡兵放在里面。锡兵就这么沿着水沟顺流而下。这两个孩子在岸上跟着他跑,拍着手。天哪!沟里掀起了一股多么大的浪涛啊!这是一股多么大的激流啊!下过一场大雨毕竟不同。纸船一上一下地簸动着,有时转得那么急,弄得锡兵的头都昏了起来。可是他立得很稳,面色一点也不变;他肩上扛着毛瑟枪,眼睛向前看。忽然这条船流进一条很长很宽的下水道里去了。四周是一片漆黑,正好像他又回到匣子里去了一样。

“我倒很奇怪,我会流到一个什么地方去呀!”他想。“对了,对了,这是那个妖精在捣鬼。啊!假如那位小姐坐在这条船里的话,就是加倍地黑暗我也不在乎。”

这时一只住在下水道里的大耗子来了。

“你有通行证吗?”耗子问。“把你的通行证拿出来!”

可是锡兵一句话也不回答,只是更紧地握着自己的毛瑟枪。
这条船继续往前急驶;耗子仍在后面跟着。乖乖!请看他那副张牙舞爪的样子;他对干草和木头碎片喊着:

“抓住他!抓住他!他没有留下过路钱!他没有拿出通行证来看!”
可是这激流非常湍急。在下水道尽头的地方,锡兵已经可以看得见前面的阳光了。不过他又听到一阵喧闹的声音——这声音可以把一个胆子大的人都吓倒。想想看吧:在下水道尽头的地方,水流冲进一条宽大的运河里去了。这对他说来是非常危险的,正好像我们被巨大的瀑布冲下去一样。
现在他已经流进了运河,没有办法止住了。船一直冲到外面去。可怜的锡兵只有尽可能地把他的身体直直地挺起来。谁也不能说他曾经把眼皮眨过一下。这条船旋转了三四次,里面的水一直漫到了船边——船要下沉了。直立着的锡兵全身浸在水里,只有头伸在水外。船在深深地往下沉,纸也慢慢地松开了。水现在已经淹到兵士的头上了……他不禁想起了那位美丽的、娇小的舞蹈家,他永远不会再见到她了。这时他耳朵里响起了这样的话:

冲啊,冲啊,你这战士,

你的出路只有一死!

现在纸已经破了,锡兵也沉到了水底。——不过正在这时候,一条大鱼忽然把他吞到肚里去了。
啊!那里面是多么黑暗啊!比在下水道里面还要糟,而且空间是那么狭小!不过锡兵是坚定的。就是当他直直地躺下来的时候,他仍然紧紧地握着他的毛瑟枪。 这条鱼东奔西撞,做出许多最可怕的动作。后来它忽然变得非常安静起来。接着一道像闪电似的光射进了它的身体,阳光照得很亮,同时有一个人在大声喊:“锡兵!”原来这条鱼已经被捉住,送到市场卖掉,带进了厨房,而且女佣人已经用一把菜刀把它剖开了。她用两个手指把锡兵拦腰掐住,拿到客厅里来——在这儿,大家都要看看这位在鱼腹里作了一番旅行的了不起的人物。不过锡兵一点也没有显出骄傲的样子。 他们把他放在桌子上——在这儿,嗨!世界上不可思议的事情也真多!这锡兵发现自己又来到了他以前的那个房间!他看到以前的那些小孩;他看到桌上以前的那些玩具;他看到那座美丽的宫殿和那位可爱的、娇小的舞蹈家。她仍然立在一条腿上,她的另一条腿仍然高高地跷在空中。她也是同样地坚定啊!她的精神使锡兵很受感动:他简直要流出锡的眼泪来了,但是他不能这样做。他望着她,她也望着他,但是他们没有说一句话。
正在这时候,有一个小孩子拿起锡兵来,把他一股劲儿扔进火炉里面去了。他没有说明任何理由:这当然又是鼻烟壶里的那个小妖精在捣鬼。锡兵站在那儿,全身亮起来了,同时感到一股可怕的热气。不过这热气究竟是从实在的火里发出来的,还是从他的爱情中发出来的,他就完全不知道了。他的一切光彩现在都没有了。这是他在旅途中失去的呢,还是由于悲愁的结果,谁也说不出来。
望着那位娇小的姑娘,而她也在望他。他觉得他的身体在慢慢地融化。但是他仍然扛着枪,坚定地立着不动。这时门忽然开了,一阵风闯了进来,吹起这位小姐。她就像西尔妃德一样,飞向火炉,飞到锡兵的身边,化为火焰,立刻不见了。这时锡兵已经化成了一个锡块。第二天,当女佣人把炉灰倒出去的时候,她发现这锡兵已经成了一颗小小的锡心。可是那位舞蹈家留下来的只是那颗亮晶晶的装饰品,现在已经烧得像一块黑炭了。

世界上仅存的三条大鱼(世界上最大的鱼是哪条鱼)插图3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