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熊生活小知识 交流 世界人吃人肉真的吗(人类会不会吃人)

世界人吃人肉真的吗(人类会不会吃人)

1、吃人的习俗真的有吗?

   在现代的一些民族中,还有着吃人肉和人脑的风气和习俗,例如在澳大利亚、印度尼西亚和太平洋的一些岛屿上,在非洲和南美洲的一些部落中。有的直到最近还保持着吃人的习俗。
在过去的历史上,古希腊的亚里士多德曾记载了黑海沿岸部落中吃人的事。年荷兰曾出版了一本名叫《吃人的本性和习俗》的书。年出版的英国赫胥黎的《人类在自然界的位置》一书中,专附有“世纪非洲的吃人风气”一节,说“在非洲刚果的北部,过去住着一种民族叫安济奎,这个民族的人民非常残酷,不论朋友、亲属,都互相要吃的。”又说:“他们的肉店里面充满着人肉,以代替牛肉和羊肉。他们把战争时捉到的敌人拿来充饥,又把卖不出好价钱的奴隶养肥了,宰杀果腹。还有为了厌世或者追荣誉(这个民族的人把舍弃生命看做是一件伟大的事情,是勇敢精神的表现),或者为了对统治者的爱戴,把自己的身体贡献给他人吃。”书上还附了一张安济奎人的人肉店的图。我国著名的古典小说《水浒》中,也多次描述了吃人肉的情节。恩格斯指出:“柏林人的祖先韦累塔比人或维耳茨人,在世纪还吃他们的父母。”

世界人吃人肉真的吗(人类会不会吃人)插图

2、历史上真的有人吃人事件吗?

   ?????? 据英国《每日邮报》报道,考古学家日前在德国一处遗址发现了远古社会大规模“人吃人”的证据,他们找到了数百具疑为男女老幼被吃掉后留下的骸骨。
考古学家在德国西南部小镇赫尔斯科海姆附近一座具有具被“故意肢解”的人类遗骸。骸骨上的痕迹显示,有人用通常用于屠宰动物的手法,对这些人进行了处理:皮被剥掉,肉被取走。一些骸骨显然被压碎,以便活人可以从死人骨骼中吸食骨髓,还有一些人则被生食,一位研究人员甚至认为受害者的肉被切以后,还被拿到火上烤。
迄今,考古学家已对个人的遗骸进行了分析,其中八人是成年人,另外两人是年龄在具尸体,还有更多的尸体有待挖掘,据《古迹》(Antiquity)杂志报道,真正的数字可能更高。
法国波尔多大学考古学家布鲁诺·布尔斯丁(Bruno Boulestin)说:“我们在动物骨骼上看到的痕迹表明它们遭到了火烤。我们在最新挖掘到的人骨上也发现了同样的痕迹。在赫尔斯科海姆发现的大约具骸骨中,相当大一部分人很有可能是被同类吃掉的。”
布尔斯丁怀疑,这数百人全部是在持续几十年间被杀的。专家认为,这些骸骨的有两种可能性,一是在庆祝胜利的仪式上被吃掉的战死者的尸体,二是在祭祀活动中遭到屠杀并被吃掉的人。另外还存在一种可能性,那就是在早期农牧社会遭遇大饥荒时同类相食留下的。
研究人员之前曾在法国发现新石器时代同类相食的证据。年前的人类骸骨,并进行了分析,最终得出了这一结论。也有专家认为,在德国和法国两地发现的这些骸骨可能来自于宗教性葬礼,在这种仪式上,死者的肉被割下来用于祭祀

世界人吃人肉真的吗(人类会不会吃人)插图1

3、真的有食人族吗?

   世界现存的食人族科罗威人
科罗威人也居住在印度尼西亚的伊里安查亚,这个部落的存在是荷兰人发现的,但直到年人们才知道他们吃人肉。科罗威人一般是几个家庭住在一起,他们崇尚吃人肉。如果有人被指控使用巫术,这个人就会被拷和处死,并被其他人吃掉。
最新的证据表明,我们的祖先很可能都是食人族,在早期人类社会中,人吃人现象广泛存在

德国中部罗滕堡镇的阿明·迈韦斯是一位电脑专家,他在邻居眼中是位和善、安静的绅士,然而事实上,他却是一个食人狂魔。年,他杀死并部分吃掉了一个叫于尔根·B的人。迈韦斯还拍下了他杀人吃人全过程的录象。

迈韦斯的案子再一次引起了人们对食人现象的震惊和好奇心。从安东尼·霍普金斯在《沉默的羔羊》中扮演的“吃人的心理学家”汉尼拔·莱克特到世纪年代的人吃人故事(年美国西部拓荒者在饥寒交迫的情况下不得已而靠他们同伴的尸体为生),食人族的故事都是这样耸人听闻。最像天方夜谭的故事发生在年,乌拉圭英式橄榄球联合会球队的飞机在安第斯山一个偏远地区失事,队员们被迫吃掉队友的尸体。

远古时代,人们为了生存而被迫同类相食,这似乎还可以得到后人的理解;而现在,一些人是天生嗜血和嗜好人肉,这普遍被归结为狂人的病态犯罪。但最新的证据表明,我们的祖先很可能都是食人族,我们每个人身上至今还有祖先吃人留下的痕迹。

被食者遗骨遍布全世界

尽管很多考古学家和人类学家发现吃人现象在古代确有发生,但大多数科学家确信,在史前人类社会,吃人也仅是一项不常见的特征。

然而近年来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古代人吃人的现象远比我们想象的要普遍得多。年,伯克利加州大学的人类学家爱德华·吉福德在研究了史前斐济文化后得出结论:“除了鱼,人是最经常用于人类食物的脊椎动物。”人们最后将目光聚焦在两类证据上:一是人类学家和探险家发现的食人文献;二是在考古点发现的屠杀证据,即人类遗骨。

英国人类学家蒂莫西·泰勒说,古代人们嗜食人肉,有时并不是出于饥饿的原因,有的人吃人是为炫示残暴,有人相信吃人肉可治疗某种疾病,有人因怀有仇恨以吃掉敌人的肉来发泄报复情绪。泰勒还指出,我们可以找到考古学上的证据。“就像我们可以从被砍断的动物遗骨发现动物是人类的食物一样,我们同样可以找到人类被砍割的遗骨。”

这样留下的遗骨在全世界范围内都有发现。比如,伯克利加州大学的古人类学家提姆·怀特曾在埃塞俄比亚发掘到万年前的人类头骨,也有着同样的伤痕,他说,这是法国境内发现的尼安德特人遗留下的人食人非常有说服力的证据。

同样的证据也出现美国亚利桑那的阿那撒西考古点一个叫Houck K的地方。早在上世纪年代早期,这个地方已被考证在世纪中期埋葬了大量人类遗骨。这些骨头既有砍伤的印记又有磨损的外形,表明它们曾被煮过很长时间;更有甚者,这些椎骨有选择性地缺失了某些部分,研究人员认为这是因为它们被敲骨吸髓了。怀特说道:“当你透过这些现象观察史前文化档案时,就会发现在法国、英国、墨西哥和北美洲,都有大量证据表明发生过人食人的现象。”

直接证据

近几年来,人们又发现了一些新的证据。一个证据是个人被屠杀、烹饪并被吃掉。这说明在哥伦布发现美洲大陆以前,美洲土著人是杀人和吃人的。

人们在这个叫做“牛仔浴”的定居点发现了上千的人骨和骨头碎片,这些人类遗骨或散落在地板上,或堆积在一间侧室里,进一步的检查发现这些骨头上有割伤的痕迹,而且发现了两个石头切割工具上的人类血迹。研究者还在附近发现了一口煮饭的锅,在炉火的灰烬中,研究人员还发现一堆人类排泄物的沉淀物,即粪化石。

由美国丹佛科罗拉多大学医学院的病理学家理查德·马拉领导的研究小组怀疑这是食人族的遗迹,他们接着在煮饭锅和粪化石上进行生物化学实验,寻找人类肌红蛋白的遗迹 肌红蛋白是一种只在骨骼肌和心肌细胞中存在,负责储存和运输氧的蛋白质。

研究结果显示,这口锅里确有人类的肌红蛋白。

研究人员接着对粪化石进行了分析。在显镜下,这些粪化石缺乏淀粉粒,却有肌红蛋白,说明这些人已经有小时没有吃过任何植物性食物,可能吃的都是人肉。

科学家做了个从其他考古点取来的粪化石样本。结果,对照组中无一例发现肌红蛋白。由于这种蛋白只存在于骨骼肌和心肌里,一旦在粪样中出现阳性结果,就说明当时美洲的土著人是吃人肉的。这是证明食人族存在的直接证据。

留在我们身上的吃人痕迹

但以上所有的证据加在一起,依然只能说明吃人的情况“很多”,而不能证明它是“普遍”的现象。但现在,遗传和生物学的研究使得很多科学家确信吃人肉曾一度很普遍,也许甚至是被当时社会所广泛接受的。令人不寒而栗的是,我们每个人所携带的一些抗病基因可能正是由祖先吃人肉遗传而来。

年,由西蒙·米德领导的科林奇科学小组在《科学》上发表了一篇论文,报道了他们对偏僻的巴布亚新几内亚高地的弗雷族人流行的一种叫库鲁病的大脑疾病的研究成果。

库鲁病是一种朊病毒病,很像疯牛病和克雅病,普遍被认为是因为当地人吃人类尸体而致的一种病。弗雷族人自古有食人传统,直到年代中期,当时托管巴布亚新几内亚的澳大利亚当局发布禁令,才终止了弗雷族人的吃人习惯。据说因为妇女和儿童是人肉宴的主力军所以更容易感染库鲁病。

科林奇小组研究了该病在弗雷族人口中的遗传效应。他们发现,大约岁以上的弗雷妇女都在基因学上对朊病毒有抵抗能力,这种能力只能是在他们祖先世代食人的情况下才产生。

真正令人吃惊的发现出现在后面:当科林奇分析了世界各地不同种族的DNA样本后,他发现弗雷族人并不是单独的例子,对朊病毒有抵抗能力的基因原来存在于各个种族中。也就是说,全世界所有的人群都有对朊蛋白病的内制抵抗力。

我们这种抵抗力如何形成?研究者认为,最合理的解释 或许是惟一的解释就是,我们的祖先是吃人的,在早期人类社会中,吃人现象广泛存在。

尽管还有更多新的证据,但人们还是很难相信我们的祖先经常吃人肉,很多人只是难以接受这样的说法。其实,接受我们祖先食人的说法并不比相信今天食人狂可能广泛存在的事实更令人不寒而栗。迈韦斯在被捕后对警察说:“今天,在德国大约就有个食人者。”(作者 吕静)

稿件:中国《新闻周刊》
曾经的新西兰和澳大利亚也有~现在灭绝了~
有个屁 啊

全被我吃了..

世界人吃人肉真的吗(人类会不会吃人)插图2

4、历史上真的有食人族吗

   说到食人族,无疑是一个极其恐怖的话题。那种将人肢解、烹煮,之后分而食之的令人惊悚的行径,听起来都让人感到不寒而栗。那么,历史中到底有没有这种食人部族呢?

我们先来看看历史上有关吃人的几个记载。《墨子》一书中,有这样一段话,说“楚之南,有啖人之国者。其国之长子生,则解而食之”。意思是说,这个楚南之国有个特殊的习俗,谁家生了第一个孩子,必是先杀掉分吃。而且“美则以遗其君,君喜则赏其父”。如果人肉鲜美,还要献给君王。君王吃的高兴了,就会大加赏赐。
《南史》中提到一个叫做毗骞的小国家,“国法刑人,并于王前啖其肉”,将犯人处死,要当面吃掉他的肉。这还不算,还要拿他的脑袋当酒壶用,“又取其骷髅破之以饮酒”。《北史》中的流国,也有类似的吃人记载,说“国人好相攻击,收斗死者,聚食之”。战场杀敌还要把敌人吃掉,这也可能是杀急了眼。但“人有死者,邑里共食之”,乡里死了人,乡亲们也是分而食之,就不能不说是一种习俗了。
可见,这种食人的习俗,确实在历史中存在过。不过要说最有资格背上食人族恶名的,当是十六国时期的羯胡人无疑。
关于他们的行径,在《晋阳秋》一书中记述颇多,说羯胡人行军仗从不带粮草,他们把汉人女子当作“双脚羊”来饲养,随时奸淫,随时宰杀烹食以作军粮。然而,这些记载是否真实,是否有夸张的成分,是否由于当时人们对羯胡愤恨而有所渲染,我们现在无从考证。
羯人吃人,在正史中也有相关记载。比如后赵皇帝石虎的儿子石邃,对“比丘尼有姿色者,与其交亵而杀之,合牛羊肉煮而食之”。把女尼身上的肉割下来,和牛羊肉混着煮。之后还“赐左右,欲以识其味”(《晋书》),让属下猜测是什么原料做的。将吃人肉的恐怖,演绎成一档品尝美味佳娱乐节目。
不过,这也只是一个特例,像石虎父子那样凶残而又人性泯灭的,毕竟不是很多。石邃的吃人肉,可以说是一种变态之举,有强烈的精神分裂症也未可知。他的父亲石虎,是十六国时期有名的暴君,嗜杀成瘾,也没听说有吃人的习惯。所以,石邃的吃人行为,并不能证明羯胡族所有人都有着吃人的嗜好。
在战场上吃人的,氐族也出现过。前秦王苻登让将士们“啖死人肉”(《晋书》),以人肉作军粮。这支吃人肉的虎狼之师,也是因为当时“岁旱众饥”(《晋书》),被逼的没法子了。之前的前秦军队,也并没有吃人肉的记载。也就是说,在十六国时期,刻意的吃人,或是将吃人当做一种习俗的,并没有专门的正史记载,也就不存在什么食人族了。

专门吃人的食人族虽然没有,但是人吃人的现象,在那时却并不算什么新鲜事。比如:
八王之乱时,河间王司马颙败退长安,急右将军招张方,张方“掠洛中奴婢万余人而西。军中乏食,杀人杂牛马肉食之”(《通鉴》);
汉赵政权统治时期,“北地(今甘肃宁县西北)饥甚,人相食啖”(《晋书》);
晋孝武帝太十年(公年),后燕和前秦连年征战,“幽、冀大饥,人相食,邑落萧条”(《通鉴》);
太十二年(公年),“凉州大饥,米斗直钱五百,人相食,死者太半”(《通鉴》);
后凉国的最后一年,也就是公年,“姑臧大饥,米斗直钱五千,人相食,饥死者十余万口”(《通鉴》);
公年,北魏道武帝拓跋珪被儿子拓跋绍杀死,拓跋嗣平定内祸,“其先犯乘舆者,群臣脔食之”(《通鉴》)。对那些参与叛乱的人,全部杀了吃肉;

公年,大夏国北平公赫连韦攻后秦的南安城,南安“城中大饥,人相食”(《魏书》)。
这样的例子在史书中比比皆是。这个时期之所以出现人吃人的现象,其最根本的原因,在笔者看来,还是因为饥荒所致。由于战乱和自然灾害,当时的生产遭到严重破坏,粮食极其匮乏,在极度饥饿的情况下,人吃人也实属无奈。当然,这其中也不乏有误传夸大的成分。比如,公年,前秦王苻坚执政时,有人想劝苻坚除掉慕容氏,便跑进明光殿大声嚷嚷,说“鱼羊食人,悲哉无复遗!”(《资治通鉴》),鱼羊即为鲜,是说投降前秦的前燕鲜卑人要谋反。但这话传的久了,以讹传讹,难免会演化成鲜卑人有吃人的习俗了。

世界人吃人肉真的吗(人类会不会吃人)插图3

5、从科学角度来说 人可以食人肉吗?

   理论上讲是能吃的,在古代战乱的时候 很多人都吃人肉的。听说过食人族吗?食人族就是吃人肉的人,而不是专吃人肉的人,他们也是杂食动物,只是在他们看来人肉要比猪牛羊肉鲜美,更喜欢吃人肉而已。他们大多吃俘虏或过路人,少数也会吃同族人,但是不吃女人和小孩。
从伦理的角度看不可以,伦理也是一种科学

返回顶部